将过季的衣服捐给灾区,这家服装店竟靠“挑剔”走到了现在

2018-01-203158招商加盟网

受到网络电商的冲击,实体服装店的存在价值一直备受质疑,行业危机甚至威胁到了诸如ZARA、HM这类快时尚品牌的发展。在严峻的大环境下,线下服装店的处境尤为艰难,它们该如何走出迷局?今天这两位设计师的故事也许能让你对这个行业产生新的理解。

玩设计的人就是不一样

周末的龙湖源著天街虽比平日里多了一分人气,却依旧难掩冷清。许是开街的时日不长,这里并不像观音桥那般游人如潮,广场上悠闲地享受冬日阳光的老爷子和四处奔跑笑闹的孩童则为这座冰冷的建筑添上了那么点烟火气息。

TG女装就位于这里外街的一角,不大的店面,却处处彰显着主人的用心。架上挂着的衣服皆是从深圳淘来的独立设计师的作品,绿色的头层牛皮手工包被单独陈列在墙角的展示架,是在别处难得一见的款式。玻璃橱窗里的水晶饰品在灯光下更显精致,是为客人备好的用来搭配的物件。

夏小夜,大学主修环境艺术设计,“前设计院景观设计师”。辞掉工作转而创办自己的女装店,她的理由是,“我想自由分配自己的时间”。

猫小培,上一个身份是国企的UI设计师,因“受不了让我一个设计师去做推广”而放弃了原本稳定清闲的工作。所以说这两人为什么能成为大学同学,就连骨子里带着的倔强都一模一样。

“设计都是相通的”,如果非要说出那么一两点专业给自己带来的优势,两人更乐意称它为“审美上的提高”。“看到一件东西,你立马就能知道它美在什么地方。”线条、轮廓、裁剪、色系搭配……这其中的法则两人难以言说,唯一依靠的就是“在潜移默化的文化熏陶下形成的直觉”。

细胞中涌动的“挑剔”因子

或许设计师总爱为自己的行为设定复杂的条条框框,不管从事何种工作皆是如此,这在外人看来或许有些偏执。在这个时代,很遗憾地缺少一种坚守,一种时刻遵循自己内心原则的精神,而我在TG身上看到了这种遗失已久的印记。

每一季,两人都要飞一趟深圳,少则一周,多达半月,不干别的,就是转遍大街小巷的店铺和工厂店。作为一座以包容和年轻著称的大城市,深圳最不缺的就是追逐时尚的独立设计师品牌。而她们要做的,就是从中挑选出独特且富有质感的款式——整个过程无异于大浪淘沙。

“在深圳呆一周的花费可能就要近一万,包括机票、住宿费、来回打车的费用等等。”如此折腾并非不求回报。“我们店的很多产品你在淘宝上是看不到的。”夏姑娘取下架上挂着的一件蓝色蕾丝长裙向我展示它的细节,“如果你能在网上搜到同款我可以免费送你十件”。

眼看着到了冬季,两人商量着从店里剩下的衣服里挑些简单耐穿的短袖T恤和羽绒服捐给灾区。将过季的衣服拿去做慈善,这恐怕是我见过的最“任性”的行为,毕竟,这些衣服可不是淘宝上49.9块还包邮的“爆款”。偏偏这两人还表现得一副理所当然:“它已经过时了。”

“挑剔”,这是我对这家店最直观的印象。“同一款衣服最多拿上三件,而且仅限于S和M码”,对身材过于苛刻的要求让不少顾客望而却步,而如此做的用意只是因为“身材太过丰满衣服本身的魅力将会大打折扣”。“这也太夸张了。”我忍不住惊叹道,这无异于将送上门来的生意拒之门外。

理想照进现实

“我们总是处在一种自己构造的理想状态”,这让TG在发展的路上多了来自现实的阻力。

TG的衣服款式大多来自于那些和大商场合作的工厂,“如果我们直接售卖朝天门的衣服,那盈利便会变得简单得多。”而同为工厂供货,打上商场的标牌一件裙子将以超过4000的高价出售,“TG的标价仅为1200”,这意味着她们不能像商场一样用“降价五折”的方式招揽客人。

好在TG拥有一群忠实的粉丝,店里上新,她们总是第一批前来询问的顾客,甚至还有“专门从两路过来试衣”的死忠粉。与其用冰冷的“店家”“顾客”这类的字眼来定义关系,双方倒更像志趣相投的朋友。闲来无事的时候,两人会在店里备上一些糕点,“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

“做自己的设计,建立自己的服装品牌。”这是TG对于未来发展的设想。这条路很长,也确实布满荆棘,但正如每枚硬币都拥有它的正反两面,遵守原则也许并不能让你走得更为轻松,但是至少不会删档重来。

投稿作者:zhou

一对一对话,发现创业机遇

*手 机:
请正确填入你的电话或手机号码
有话说:
请输入留言内容

招商经理将在24小时内联系您。3158绝不外泄您的信息!

相关商讯